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暗巷組】花吐症

※真部長x魁登斯

※騷亂事件後的養子設定


=====


當葛雷夫舉起了咖啡杯時,才發現托盤與咖啡杯之間沾了一片花瓣,細嫩且呈現淡紫色,雖然困惑但他並不以為意,大概是春天來了。


魁登斯將葛雷夫的公事包和大衣放到玄關後才走進餐廳,他似乎有點不舒服地清了清喉嚨。


「著涼了?」


「只是喉嚨有點癢。」魁登斯一邊說著,仍然沒有停下來清喉嚨的咳嗽聲,他的聲音確實聽起來比平時還啞了一點,眼角和鼻尖的泛紅看得出來他已經咳了有一些時間了,但這孩子仍然嘴硬:「我沒事。」


「隔壁街區就有間診所,別拖著。」葛雷夫才剛說出口,魁登斯又忍不住咳了一陣,這讓葛雷夫忍不住從報紙裡抬起...

【兔赤】薔薇色的畸戀 (02)

※HQ同人,兔赤
※渣木兔注意,雖然不會渣到底
※大概是走商業誌BL故事的風格


===


無法說明是毫無意外或是無法阻止,但或許一如猿杙和鷲尾所說的,赤葦確實是優秀的二傳手,絲毫不誇耀自己在中學部的活躍與否,而是用實際表現證明了自身的價值,因此結束迎新賽的週一練習菜單上看見赤葦的名字出現在暫定替補選手名單上時,木兔在毫無意外之際,只有一股說不出來的不痛快。


意即是就算不願意也還是必須要在教練的授意下進行一定程度的配合和練習,不僅是為了嘗試戰術調度而已──梟谷現任的正二傳手是三年級生,而且預定在夏天引退,如果無法從二年級裡找出一個更適任的人選,那麼就算是一年級也是有出戰正式比賽的機會...

《那麼近,那麼遠》刊物相關說明

有刊物,不過目前還沒跟印場敲定,還不確定是否可以參加場次,不過可以確定的部分是會交由無限制來進行代理販售,將會在九月份內確認。


單純做個交代這樣XD

【兔赤】薔薇色的畸戀 (01)

※HQ同人,兔赤

※渣木兔注意,雖然不會渣到底

※大概是走商業誌BL故事的風格


====


前往體育館的路上,遇到了這樣一號人物。


蓬鬆細軟的黑髮、雪白的肌膚,墨一樣濃黑的眉睫與瞳孔,輕輕抿著而顯得拘謹的嘴唇、包覆在制服下的身材姣好挺拔,以及彷彿帶著魔性一般地令人無法不注意到的漂亮雙手。即使就只是那樣平常的走在校園內,那樣的身姿也依然兀自散發著獨樹一格的韻味,令人聯想到時代劇中兼具了復古的文人雅士風情與清冷超然氣息的美男子。


對方在不經意間瞥了一眼身旁的木兔,世故地微微頷首示意。


「啊,是那個學弟。」同行的木葉似乎知道對方是什麼人的樣子。


「那個學弟?」...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8) 完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


「說吧。」進了屋後先開口的是及川:「一定有什麼事情想告訴我,對吧?」


「嗯。」相較於及川有點侷促不安的模樣,岩泉仍悠哉地翻找著冰箱並遞了罐飲料給及川:「確實是需要好好談一些事情。」


「透嗎?」


「你比我還在意她嘛。」岩泉拉開汽水拉環,從縫隙理洩出的二氧化碳發出了鋁罐內氣壓下降的聲音,岩泉挖苦般地淺笑著,而及川卻不怎麼喜歡岩泉這樣的說法。


「她最近開口閉口都是你呢,像戀愛了一樣。」及川的口氣裡透著酸意,看著岩泉依然悠閒輕鬆反而變得更加不滿:「恭喜你們啊。」


「你是真的想要恭喜嗎?」


「因為──...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7)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


姊姊的肚子裡正懷著他姪子,很有趣地明明大學都還沒開始念,但是及川已經即將要成為另一個小孩的長輩、被喊做舅舅,及川忍不住看著姊姊手掌下那個微微隆起的腹部發愣,想起剛交上第一任女友時家長們的閒聊,他們一邊感嘆著小孩長大了開始有自己感情世界的同時,比起身為么兒的自己,總有意無意地總能察覺到岩泉家對於岩泉的期待──作為務農家庭來說,對於長子有這樣的期待當然也是一件很理所當然的事情──而家族聚會裡關心已屆適婚年齡卻單身的年輕人的對話,則從來就沒有少過。


「阿一可以像徹一樣趕快交個女朋友就好了,我們年紀也漸漸變大了啊。」高一的農忙時節...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6)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

及川徹是一個很幸福的人。


小康家庭出身、有著清秀端麗的臉龐、聰明的腦袋和發達的運動神經,還有一個足以推心置腹的青梅竹馬,是排球隊的核心人物、是校園的人氣王,進入青春期後更不乏追求者。


不能說及川至今一路平順不曾遭遇挫折,但是他不但不是孤軍奮戰、通常還是團體的中心,照理來說這樣一個人應該可以擁有平順而美好的人生才是的,而及川也一直都這樣認為。


「這麼喜歡排球的話你幹嘛不跟排球交往啊!」


那一巴掌其實角度剛剛好,雖然打得很響亮還會留下痕跡,但是一點也不痛,就像他雖然花了很多時間在女友身上,但其實也並不是真的那麼喜歡...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5)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


比賽也已經結束了半個多月,真正的最後一次比賽輸球的感覺像至寶被無聲無息投入深潭之中而毫無挽回的餘地,混雜著喜怒哀樂的記憶後是讓人哭也哭不出來的平靜與隔離感,彷彿在離開球場邊線的瞬間也關上了一道拉門,門內門外就此是兩個世界,就此永遠失去了期勉下一次的資格,及川和岩泉當晚只是沉默不語地並肩躺在同一間房間裡卻徹夜不能眠,而時間依然毫不留情地繼續按秒讀走。


幾乎可以說是最後一次可以狂歡的暑假倒也沒預想中的令人惆悵,更不如說這樣一段空白正是為了替人生的階段轉換作緩衝而存在,日子還是繼續過著而不至於忽然產生任何劇變,而得不到答案的詢問...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4)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


「啊,抱歉──今天放學後要和小岩一起去買備品,沒辦法陪你們喔。」校門口其中一邊聚集著一小群女孩子,而及川依然是人群的中心。


在學校裡要迅速變得出名不外乎那幾個特定的模式,而同時兼具了熱門體育社團先發成員和外貌兩項優勢的及川,當然也和中學時代一樣迅速地在異性之間十分有人氣。


「再不快點走的話小岩就要生氣了,對不起喔,大家再見──」及川勾起岩泉的手,就要將岩泉拖著往賣場的方向,被拉著走的姿勢怎麼樣來說都不太可能好好地行走,岩泉很快出現了反抗。


「放開,笨蛋川。」


「為什麼?大人氣的及川大人依偎在一旁的感覺不好嗎...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3)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


離開導師辦公室以前,岩泉看 見了白鳥澤高中部的教練遠遠地在走廊上緩步前進,而跟著前來的竟然還有那個名聲響亮的白鳥澤選手。


因為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而與對方對上目光,岩泉基於禮貌輕輕地頷首表示打過招呼,一邊和他擦肩而過的及川臉上還是帶著一如往常的笑還輕哼著歌,一派輕鬆地和白鳥澤的教練與選手一起走入了導師辦公室。


即使不需要有人來特別說明,三年來隨著及川在球場上越發活躍的姿態,岩泉也早就預料得到白鳥澤可能會招募及川,但看著辦公室的門輕輕地拉上而掩蓋住及川的背影時,竟然莫名讓人有深刻感觸──白鳥澤已經擁有他們所需要...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