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綠高】那是因為我知道 (完)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2014綠高日期間限定連載


===


除了可以將整個淋浴間和更衣室都蒸起來的水氣外,淋浴間的蓮蓬頭同時也衝撒下了大量個沐浴乳的味道。比起其他球員來說都更講究香味的綠間,這方面的喜好在球隊裡簡直不像個男孩子。


高尾替綠間更換掉了置物櫃中已經使用完畢的芳香劑,但即使是使用完畢的,也依然帶著淡淡馨香,雖然高尾仍然不打算跟進,不過光是聞著這樣的味道就會覺得很舒服,只有兩個人使用的更衣室和淋雨間裡,高尾甚至可以愜意地躺在板凳上聽著音樂等待綠間。


「這麼快就好了嗎?」和其他球員不同,堅持要在淋浴間內穿上內衣褲才會出現的綠間頭上還掛著毛巾,正困難地伸手不斷確認前方各種障礙物所在的確切位置,緩步地行走,畫面雖然有點好笑,但在地面有點濕滑 的更衣室內,高尾還是無法背叛自己的良心。


「等一下。」在綠間可以走出下一步以前,高尾已經先將眼鏡遞到了綠間面前、替綠間戴上:「小真不考慮配隱形眼鏡嗎?」


「保養很麻煩的說。」綠間一臉嫌惡的樣子。


「噗……」


「這次又怎麼了?」


「『很麻煩的說。』」高尾學著綠間的口氣和推眼鏡的不屑表情,但很快又自己爆笑出來,拍在綠間身上的手指還扣著纏手指用的繃帶:「那個綠間說麻煩耶哈哈哈哈哈……」


拿走了繃帶後越過了自己笑個不停的高尾,綠間將吹風機插上電源,在高尾還大笑不停的時候以吹風機的噪音遮蓋住有點聒噪的笑聲。


並沒有特別說過,不過芳香劑也好繃帶也好,不知不覺地就變成由高尾來注意和準備的東西,總會過了好一陣子才忽然發現這件事情什麼時候由高尾來替自己處理的,代價則是放學後的點心零食。


綠間抓來了高尾,順便把頭髮沒怎麼吹乾的高尾給吹過:「等一下先去可麗餅店吧?」


「泡菜口味──」


「早就知道了的說。」沒有纏上繃帶的左手,拍了下高尾的後腦勺。


沉默靜靜地在更衣室內漫開,沒有原因也無從解釋起,似乎有時候就是會有這樣短暫一陣的空間是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話的時候。


「小真現在還是不知道我在想些什麼吧?」


綠間收起了吹風機,而高尾靜下來時的聲音裡總會特別帶著一點甜膩的感覺:「搞不懂我在想些什麼,覺得亂麻煩一把的,對吧?」


「……嗯。」猶豫了好一陣子,綠間最後仍然決定大方承認:「不按牌理出牌,很困擾人的說。」


「那是因為是小真啊。」高尾笑了,不是平時那樣噴笑的方式,帶著有點無奈的苦笑,卻又樂在其中的樣子:「只要是小真的反應,都會很好奇呢,就算在一起也已經一年了也是一樣。」


「所以我才說搞不懂你。」


「我倒是覺得小真一直這樣搞不懂,說不定會是最好的。」高尾俏皮地拋了個媚眼:「天蠍座的神祕感!」


「胡說八道。」綠間忍不住反駁:「而且這樣一點也不公平。」


被瞭若指掌的自己和怎麼也猜不透的對方,怎麼想也不會是公平的。


「我覺得那是所謂的盲點呢,小真。」高尾笑著將腦袋靠在綠間的肩膀上磨蹭:「無論怎麼樣都覺得我難以預測、所以對於我在想些什麼感到十分困惑吧?」


「是這樣的沒錯喔。」


「我啊,說過和小真在一起怎麼樣也不會無聊的對吧?」高尾伸手抓住了綠間靠近自己的左手,細細撫摸著還沒有纏上繃帶的手指:「兩件事情是一樣的。」


「一樣?」


「越是想要摸透就越摸不透,但是仔細回想起來,對方真的有做過什麼『出乎意料』而是使自己震驚不已的事情嗎?」


「沒有的說。」


「那麼既然沒有到出乎意料的程度,又怎麼不能說自己應該是了解對方的呢?」高尾轉過身,將自己塞入綠間懷裡,雙手抱著綠間的腰背:「不會有人比我更了解小真了。」


聽到這樣的話真是不知道該生氣還是開心,綠間輕皺著眉頭玩弄高尾剛吹乾的頭髮,並沒打算反駁。


「同理,也不會有人比喜歡小高尾的小真更好奇小高尾在想些什麼了喔。」高尾又蹭了蹭綠間並學著綠間的語氣說話:「所以小真給的題目太簡單了的說。」


「聽不懂的說。」


「因為啊,越是喜歡就越會在意不是嗎?」高尾仰起臉,上揚的眼角帶著笑意:「不只是小真老是好奇我在想什麼,我也總是對小真在想什麼很有興趣的呢。」


「哼,那種事情……」


「雖然嘴上不承認,但小真也絕對是這個樣子。」高尾伸手捧住了綠間的臉頰:「所以才有那種自信告訴我『你只要告訴我對或不對就好了,我一定猜得出來的。』」


「別學我說話。」綠間皺眉,但是高尾卻毫不在意地摘掉了綠間的眼鏡。


「還給我。」即使是發難了也不一定會有所成效,綠間看著高尾得意洋洋地戴上了自己的眼鏡,那副得逞的表情又可愛又令人惱火,讓綠間只能沒好氣卻又無法真正生氣地抗議:「我說了還給我。」


「小真如果可以把更多真心話說出來就好了。」趁著把眼鏡放回綠間鼻樑上的同時,高尾偷吻了下綠間:「直覺之類猜來猜去的事情,萬一猜錯了不就麻煩了嗎?」


「哼,不會猜錯的喔。」


「又來了。」真是個自信家。


「就算錯了你也會將就我的不是嗎?」高尾眼前那張萬年少有表情變化的臉,竟然非常理所當然地說著很不通情理的話。


「……噗哧……」真是難搞的傢伙,但是又好喜歡這樣的綠間,高尾無奈地放鬆了身體貼在綠間懷裡,仍然忍不住笑意:「是、是,親愛的王牌大人。」


===


那麼,接下來要回去繼續寫《期間限定三十天》了XD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