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兔赤】競爭者


※HQ同人,兔赤


===


梟谷--就連新入學的新生都要忍不住嫌棄這樣的名字土氣,而之所以位於東京的學校卻起了一個很有鄉村氣息的名字,是源自校園週遭的環境特色之故--無論是校園內還是附近近公園,這一帶少見地有貓頭鷹棲息,不少學生曾經在放學或社團活動之後在校園內獲回家的路上撞見獵食中的貓頭鷹,這也算是地方的特色景觀之一。


所以說運動社團的學生在大清早來到學校時,看見因故摔落在地的貓頭鷹,也是很合理的。


因為負責保管排球場的鑰匙,而被推上這個「很合理的」事故前線上,看著地上擋自己和排球場大門之間的貓頭鷹,赤葦京治的腦袋裡一片空白。


「木兔學長……振作一點!」終於笨到變回原形了嗎?好可憐的感覺……


「喂喂、我在這裡耶!」和赤葦差不多時間抵達的木兔忍不住扯開嗓門大吼大叫:「那個只是貓頭鷹而以、只是一隻貓頭鷹!」


「啊,看走眼了,抱歉。」


「你根本不是真的想要道歉!欸欸、看著我說話啊!」


「沒有受傷……」


「啊?」雖然身分上是三年級的前輩,但完全不被赤葦理睬、也輕易的被赤葦牽住鼻子的木兔跟著蹲下了身,觀察起被赤葦捧在手心裡的貓頭鷹:「死了嗎?」


「是活的,可是看起來因為不明原因掉下來了。」赤葦反覆翻著貓頭鷹的翅膀和尾羽,檢查貓頭鷹的受傷狀況:「不太像是這附近出沒的野生貓頭鷹,大概是飼主不小心讓牠逃出來的。」


「那就把牠送回去吧?電視上不是常常可以看到嗎?腳踝上有套子上面還有地址之類……」


赤葦展示出了貓頭鷹的雙腳,上面什麼也沒有。


搶在社團練習後以及上課前的空檔,赤葦將撿到的貓頭鷹送去了學校附近的動物醫院,雖然原因不明,不過木兔確實從頭到尾都跟在赤葦身後。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是這樣的景象,明明身為三年級前輩的是木兔,但兩人在一起時很明顯可以感覺到被依賴著的是赤葦,而且好像黏得越來越緊了。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這件事情,不過沒有任何一個人曾經開口向赤葦提過。


好像不說也可以明白是什麼原因的樣子──這件事情尤其在三年級成員的心中更是再清楚不過,與輩份毫無關係地,赤葦出乎意料的可靠。


雖然一年級剛加入排球社時疑似被木兔的大嗓門和自來熟給嚇得不輕,不過大家倒是很慶幸木兔天生毫無自覺的任性和撒嬌功夫留下了排球社內碩果僅存的舉球員,又或者赤葦還真不是普通愛照顧人,所以才會成為那個老是無法狠心丟下木兔而遭到球隊任性王牌的予取予求。


……說到這裡忽然又覺得赤葦會被木兔纏著不放也是一種自業自得,雖然並沒有特別打算配合木兔,不過從木兔出現在排球社開始,球隊總有那麼一點「隊伍是以木兔為中心」而組織篩選出來,或許會在這個球場上持續活動的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有那麼點活該的感覺呢。


「會變成這樣的局面也只是剛好吧。」正要出門尋找始終看不到人的球隊經理遠遠看著木兔和赤葦悠閒地往球場移動,雖然看不太清楚,但赤葦的手上似乎捧著什麼東西,而木兔一臉不太順心的表情,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只要不打亂練習的步調,基本上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貓頭鷹?」當赤葦簡單向教練報告遲到原因後,就連正在熱身的同學們也全都壓抑不住好奇心的圍到赤葦身邊:「你養的嗎?」


「餓過頭的關係,掉在排球場門口,早上開門時撿到的。」赤葦將貓頭鷹放到排球場窗邊,並將剛買來的腳鍊繫到欄杆上,雖說貓頭鷹是猛禽,但這隻貓頭鷹似乎沒什麼攻擊性,甚至任由赤葦撫摸腦袋。


「赤葦你太寵牠了啦!」木兔皺起鼻子抱怨,雖然想靠近貓頭鷹但又不是很想近距離接觸的樣子。


「這句話就是木兔最沒資格說了。」


「囉嗦!我可是最強王牌耶!」


「吶吶赤葦,你知道這是什麼品種嗎?」


「醫生說是白面角鴞,是外來種。」因為貓頭鷹看起來很享受被撫摸的樣子,於是赤葦的手也不斷地在貓頭鷹圓圓的腦袋上不住磨蹭:「這附近前陣子不是才剛做過滅蟲消毒嗎?醫生說大概是因為食物驟然減少的關係,捕食能力又沒有附近的野生貓頭鷹強,所以才餓昏過去。」


「欸?好遜──」


「大自然是很殘酷的啦!沒有什麼遜不遜的問題,活下來才是王道啊!」明明好像對那隻被撿來的貓頭鷹懷有敵意的木兔,卻在這時候義正嚴詞地糾正了木葉脫口而出的發言。


「啊啦,長角鴞不高興了!」


「到底是物以類聚還是同類相斥呢?」


「飼育員有了新歡所以產生敵意了吧?」這種場合下不適度調戲一下主將就太說不過去了,情緒化的主將其實超有戲的啊。


「才不是咧!那是因為……」


「說到敵意,」赤葦的手冷不防離開了貓頭鷹,搭上了木兔的肩膀:「貓頭鷹對木兔學長有很強烈的反應。」


木兔反常地忽然噤了聲,而所有的社員則眼神裡閃著好奇的光芒。


「……我不要……」木兔的聲音像不情願的孩子,就連頭都低垂著。


「就只是讓大家看看而已,自然生態的美之類的畫面。」赤葦揚起淡淡的笑意:「而且我覺得那個畫面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木兔前輩呢,無論是貓頭鷹的姿態還是羽毛的色調。」


「喂喂、哼!竟然覺得這樣就可以打發掉我啊……」木兔害臊地笑著,並有點興奮地踏出了腳步:「不過作為主將的我還是體貼一下好奇的社員們好了。」


──明明就超容易哄的嘛!在場所有人都努力憋住了笑意。


貓頭鷹在木兔站上面前的瞬間,展開了翅膀並張開全身的羽毛、就連眼睛都瞪得大圓,雖然畫面華麗,但以自然生態的角度來說……


「這種貓頭鷹在遇上『推測可以被威嚇而嚇跑』的對手時,會做出這樣虛張聲勢的反應。」


「噗哧──」


「赤葦!!!!!!」無論是被推測可以嚇跑還是虛張聲勢,也太過分了吧,木兔大嗓門的吶喊就連貓頭鷹都嚇了一跳想振翅飛走,而赤葦僅只是壞心地看著木兔微笑。


「不准笑!笑出來就給我去跑操場!這是隊長的命令!」


「笑出來也沒關係,我同意不要跑操場。」赤葦立刻反駁了木兔的濫權。


「赤葦你這傢伙!」


「木兔前輩在雷霆萬鈞的氣勢中使出假動作的瞬間,我覺得這才是一個王牌選手的價值所在。」赤葦拉來了球籃,不住拍著球溫手感:「很多對手都把木兔學長輕看成只會用力扣球的笨蛋,但關於木兔學長的真正實力,我會繼續保密下去的。」


……說這種話還可以如此淡然自若,真是辛苦你了啊赤葦──三年級一干人以及球隊經理,彷彿可以在面對木兔暴亂的情緒時依然維持冷靜從容赤葦身邊看到拯救的神聖光輝──話說回來真的沒有人注意到木兔會有假動作嗎?


「赤葦……」木兔眼裡閃著感動的光輝,剛才被捉弄的氣也在赤葦一番美言後煙消雲散。


「我是……這麼想的……」好像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話,赤葦開始支支吾吾並閃避起木兔的目光,就大家所認識的赤葦來說,這真是難得一見的畫面。


「──我就知道我是最厲害的!赤葦你的眼光很好啊!」木兔一把撲上了赤葦!


「喂!放開我!」


「快點接受我的熱情啊赤葦!」


「哈──」奇妙的噴氣聲從眾人身後出現,明明恢復正常狀態的貓頭鷹又再次把自己的羽毛都伸展開來作勢威嚇。


「練、快點開始練習!」猿代很努力忍著自己的笑意並驅散眾人,卻不敢從木兔面前經過。


貓頭鷹……不只對木兔的反應很大吧?大家心裡有了另一層的認知,但當事者們一點自覺也沒有。


眾人分頭告知了同學注意是否有人張貼走失寵物貓頭鷹的訊息,放學後赤葦和木兔刻意繞了遠路回家注意牆角或電線桿,但這樣的布告卻一直都沒有出現過,雖然赤葦一度打算把貓頭鷹送養──


「嘿嘿──嘿!我跟你們說!」假日練習時木兔又皺起臉,一副就是要抱怨的模樣:「那隻貓頭鷹啊,超──級黏赤葦的耶!超級黏!」


那不就和你一樣嗎……一邊喝著水,所有的社員都很識相的沒有說話。


「他還會對赤葦唱歌耶!一邊點頭一邊唱歌,我去查資料說那是求偶的行為。」


「噗──」


「那是因為之前我家也出現過其他貓頭鷹,當時房間裡的窗戶沒有關所以直到我回家才發現到,大概是雌性的吧?說起來原來是因為求偶季節到了才四處亂跑而走失餓昏嗎?」赤葦倒是一點都沒有發現自己的處境,何等強大的精神利、或者意外神經大條到常人所不能及?


「我不管啦!那隻貓頭鷹──」


「『光』,我替貓頭鷹取了名字。」停在赤葦手指上的貓頭鷹也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噗──咳、咳咳咳咳……」之前說貓頭鷹神似木兔難道是肺腑之言?


「赤葦你也是!胡亂就收了一隻來路不明的笨鳥!」


「哈──」


「不要再對我示威了可惡!我可是全國前五強耶!」


「無法再更往前進的話還是別說了吧,木兔前輩,還有快收起你對小光的敵意。」兩邊每次相見都劍拔弩張的畫面看了真是一陣煩躁。


「但是,我、說、啊──」木兔看起來就快要情緒失控了、看起來就快要情緒失控了,在木兔背後的排球社全體一臉困擾卻又知道現在離開就是棄副主將於不義,於是一臉痛苦卻又死釘在原地沉默不已。


「我不要貓頭鷹來跟我搶赤葦啦!」木兔猛然張開雙手,一把將赤葦抱入懷裡,動作之大又讓貓頭鷹嚇得張開翅膀想要飛走。


一瞬間好像看到了超大隻貓頭鷹撲向赤葦的樣子,不過這下已經完全演變成跨物種間的三角關係了啊!


「赤葦是我的啦!」


「木兔前輩、快放開手……」赤葦努力推著緊緊把自己抱住的木兔卻不見效,因為被抱得太緊了,別說兩人都一身的汗味,而且身體被抱得好痛……


被赤葦抵抗的結果是木兔又抱得更緊:「不要!」


「欸、你們、喂……」赤葦不得已只好求助於其他人,但眼前現在是什麼狀況?


「啊啊對啊,我們可不會搶喔。」球隊經理露出瞭然又複雜的笑容,帶頭挖起牆腳:「赤葦同學可是很重要的呢。」


「嗯,不會搶的。」


「我可沒興趣。」


「前輩放心,我不會纏上赤葦前輩的。」


「你們、快回來!」快把木兔前被拉開啊!


「啊,時間晚了耶,是該回家了,那先掰掰囉~」經理輕巧的道別聲一響起,所有人都立刻拔腿就跑。


「木兔學長,放開我!」可惡、力量上差距太大了根本推不開!


「不要!我不會把你讓給貓頭鷹的!」


推擠的力量完全沒有拿捏好,兩人在拉扯間忽然腳底一滑,貓頭鷹立刻展翅飛到窗邊,而木兔則是失衡就往赤葦的身上壓去──


大家知道的是雖然之後赤葦確實飼養起了那隻叫光的貓頭鷹,但那天假日練習後副主將不明原因扭傷了腳,而主將的沮喪模式維持了好多天才終於調整回來。


===


貌似是先喜歡上冷靜沉著的赤葦後才跟著愛屋及烏。

不過善於撒嬌的木兔也好可愛,想要摸他的頭XD


评论 ( 1 )
热度 ( 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