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岩及/兔赤】11/11 POCKY DAY

【青城的場合】


「你們,在幹什麼啊?」岩泉看著更衣室裡的三年級生,全都在吃POCKY?


「啊,小岩也拿一根吧?」及川拿出了奶油巧克力口味的midi POCKY遞到岩泉面前,但岩泉並沒有接受。


「今天是POCKY日啊,POCKY。」花捲咬著的是草莓口味的POCKY,不知道為什麼可以一邊說話一邊嚼著POCKY,餅乾棒也不會掉下來的技能看起來還滿厲害的。


「POCKY日?」


「因為是十一月十一日的關係。型狀就和POCKY一樣。」松川一邊吃著抹茶口味的midi POCKY解釋。


「是的!十一月十一日。」花捲拿出了兩根草莓口味的POCKY。


「POCKY!POCKY!」及川也拿出了兩根一般巧克力口味的POCKY,兩個人擠到了岩泉的面前,直挺挺地豎著四根POCKY。


「大家都有吃喔,所以小岩也吃一根吧?小岩要吃什麼口味呢?這裡還有特濃草莓口味。」


「或是要泰國限定版的香蕉巧克力口味?」花捲在這方面倒是意外很起勁。


「我還有買紫芋口味,新出的。」松川又從置物櫃裡拿出了另一盒POCKY。


「......」岩泉的目光掃了更衣室一圈,雖然及川說的話好像沒有錯,但總覺得二年級和一年級都有點無奈的樣子,只有三年級興致高昂得跟什麼一樣。


又是那個笨蛋川帶頭起的鬨了吧?話說回來到底是誰規定今天一定要吃POCKY的?又不是過年。


「小岩快選一個吧,順便說POCKY日還有特別的POCKY遊戲喔。」及川咬著POCKY來到岩泉面前,一臉很期待的樣子。


「啊,那個兩個人一起吃POCKY,斷掉就算輸了的遊戲吧?」這個倒是知道。


「嗯嗯!所以等小岩選好了之後......」說話的時候及川感覺到嘴巴裡還叼著的POCKY好像消失了:「咦?」


「真是的,衣服換完了就快點去熱身吧。」岩泉將還剩半截的POCKY丟進嘴裡,自行離開了更衣室。





【梟谷的場合】


「唔喔喔!好少見啊,赤葦在吃零食!」木兔用彷彿看到會說話的貓頭鷹一樣的表情,只著嘴裡叼著POCKY的赤葦大喊。


「啊,那個吧,POCKY日。」猿杙一邊說一邊翻著置物櫃,亮出了香蕉巧克力口味的POCKY:「我也有買喔,要吃嗎?」


「我要赤葦吃的那種凹凹凸凸的!」


「凹凹凸凸?」赤葦拿開嘴裡的咬剩一半的POCKY:「這是有杏仁碎片的口味。」


「我要那個口味!」木兔莫名堅持。


「拿去。」看見大聲嚷嚷的木兔,三年級的經理遞出了杏仁碎片口味的POCKY。


「我要吃赤葦的。」


「不好意思,這也是學姊給的。」赤葦有點困擾。


「又來了嗎......」無言倚在置物櫃上,木葉和猿杙及小見交換了目光:「這傢伙真的一點自覺都沒有吧?」


「所以說需要催化劑啊,繼續放著下去也不會有所進展的。」二年級的經理從三年級身邊走過,手裡也拿著杏仁碎片口味的POCKY:「吶,赤葦同學,你知道POCKY遊戲嗎?」


「不太清楚。」伸到面前的POCKY已經像香菸一樣地抽出了幾根方便拿取,赤葦看了看經理後毫不猶豫地再抽走一根POCKY。


「......啊!我知道那個!」木兔又嚷嚷了起來,卻被經理以眼神示意而沒有再多說什麼。


「像這樣咬到嘴上。」二年級經裡也抽出一根POCY放近嘴裡,僅僅淺咬著一頭並對著照做的赤葦俏皮眨眼:「接下來木兔學長會示範給你看。」


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赤葦只感覺到雙肩被人用力給擒住,接著木兔學長的臉在自己面前迅速靠近--





【烏野的場合】


「話說今天是POCKY日喔。」菅原一邊說著並拿出POCKY,二年級和一年級莫名露出了小動物一樣的閃亮眼神。


「喔喔喔--」田中和西谷的反應特別明顯:「那個嗎那個嗎?」


「充滿了愛與冒險的POCKY遊戲!」


「與清水學姊一起經歷怦然心動的一瞬間!」


「呃......」菅原有點困擾地看著二年級組充滿愛與希望的發言,雖說是不意外但好像也不打算往那個方向走啊......


「POCKY遊戲?」影山的目光從一旁做出奇怪扭動資適的田中和西谷回到菅原這裡:「那是什麼?」


菅原露出了有點壞的表情遞出了POCKY:「拿一根放進嘴裡吧,別太用力而咬斷了。」


「我也要我也要!」看到影山可以有POCKY,日向也吵鬧了起來。


「嗯,日向也有喔。」


「像這樣嗎?」影山很認真地把POCKY叼著,無意間瞥到了大地學長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好像被嘲笑了?


「嗯就是這樣。」雖然覺得怪怪的,但眼前的菅原學長卻看不出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接下來,」菅原輕輕咬住了POCKY的另一端,猛靠近影山的同時再度露出了有點壞心的笑:「規則是把POCKY吃到斷的人就輸了。」





【梟谷的後續】


被教練訓了一頓。


練習無論怎麼調整節奏仍然不太對,木兔也很快陷入低潮,說起來卻不是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或者該說眾人心知肚明所以心虛得要命。


「沒想到造成反效果呢......」猿杙困擾地抓起臉。


「麻煩死了這兩個人。」木葉有點生氣地甩上置物櫃的門。


「赤葦是嚇到了吧......而且嚇得不輕的樣子。」小見忍不住要替赤葦打圓場。


不過赤葦練習結束後不等木兔就自己回家這種事,真的不太常見啊......


评论 ( 4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