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3) 修正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


就算只是偶爾睡在一起,岩泉也很清楚地知道已經快要無法控制自己了,手掌隨意滑過及川躺過的位置,失去了溫度的被墊只有冰涼的觸感。


上上個月也有過這樣的念頭,每隔一陣子都會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但當「撐不下去」這個念頭從腦海裡浮現時,才會意識到上次也是這樣想的,但實際上又撐了好一陣子,就算是一次又一次地忍了下來,但這樣下去究竟還可以撐多久呢?


「啊,小岩醒來了嗎?」及川端著兩盤起司咖哩飯回到房間裡,很自動地坐上岩泉的椅子,濃郁的香味一下子就充滿了整個房間。


「吃飯給我到客廳去,垃圾川。」


「欸欸?可是這裡有冷氣嘛。我連小岩的份都弄好囉,快點去刷牙來吃吧。」


不理會及川的想法,岩泉關掉了冷氣,並且將自己的那一份午餐放到了客廳去,再次回到客廳時及川已經乖乖地坐在客廳裡邊吃飯邊看電視。


新聞裡正在播報颱風的災情損害,雖然畫面上的地區都不一樣,不過景物大致上都是大風大雨和大水,以及塌落的山腳與暴漲的溪河。


忽然放了颱風假的平常日,電影台或者是其他綜藝節目也沒有特別讓人期待的安排,在大至地轉過幾台後又會回到新聞畫面。


「我說啊。」一邊舀著咖哩飯,岩泉的嘴裡也還滿是食物:「昨天是怎麼回事?」


「啊──聊得太開心了,一不小心就多喝了一點。」及川倒是什麼也沒掩飾,回答得十分流暢自然、流暢得太過簡潔,即使笑得討好彷彿自知做錯了事情,也還是沒有改變岩泉心裡那股異樣感。


「這樣嗎?」


「人多的場合總是會偶這種狀況發生呢。」及川放下盤子,趴上桌子以手托著臉頰,笑得有點無奈的樣子:「一邊被灌酒還被問了好多八卦,小岩和我的都被問了。」


「就算你不說他們也都知道了吧?」女朋友之類的,還是性經驗之類的,有時候聽學長或同學聊起來時,總覺得他們知道得也太詳細了吧。


「好過分。」被小岩直接了當的說成那樣,總覺得有點傷啊。


「以後還是節制一點吧?至少別像個醉漢一樣啊。」


「欸──?」及川委屈的皺起眉頭,看起來好像不太情願的樣子。


「下次再隨便喝醉就不會去接你了。」岩泉三兩下就將咖哩飯給吃個乾淨,有點粗魯地用手抹著沾到嘴邊的咖哩醬吃下。


「別這樣嘛,反正就算這樣說,最後每次小岩都會、」雖然想要繼續耍賴下去,卻被岩泉硬生生給打斷。


「我說了沒有下一次。」


「是、是。」最後還是輸給小岩了,終於吃完午餐的及川在離開餐桌時也拿走了岩泉的空盤子一起洗淨,水聲和碗盤的敲擊聲也相較於窗外的風雨聲要輕盈寧靜得許多。


岩泉的手指毫無意義地敲打著客廳裡的塌塌米,總覺得有什麼是被及川傻笑著帶過去了,但又知道即使開口問了及川,事情也不會有任何結果──及川還是那個樣子,一直以來都沒改變這部分,或許就連他自己都已經習慣這樣的避重就輕,那張喜劇假面的後面不知道那傢伙在想什麼,也不知道他在怕什麼。


岩泉看著及川洗碗的背影,很多時候總會忍不住想搪塞自己所有對於及川的疑問都只是多心而已,反正問也問不出答案來的,正因為及川是個聰明的傢伙,所以即使是裝瘋賣傻也只會特別逼真。


「小岩和女朋友,現在還順利嗎?」


冷不防地這問題像根針一樣地穿透了身體,岩泉的心思很快就從新聞報導中抽離。


「啊……就那樣吧,怎麼了?」這樣才想起來最近不怎麼聯絡,就連和社團的朋友一起聚餐或是臨時外出也不曾被追問去了哪裡。


「我啊,最近常收到她的郵件,小岩都沒有陪她出去過嗎?」及川從冰箱裡拿出了蘋果,削皮器一刀又一刀刨下蘋果皮的冷冽沙啞音色和那樣甜膩的聲線有那麼點不同,但卻因為話題內容而夾著讓人感到沉重的氛圍:「發生什麼事了?」


「應該……沒有吧?」發生過什麼事了嗎?這樣說起來岩泉忽然發現自己就連對方容貌的記憶也不是很清楚。


「欸……大概是她發錯聯絡人了吧?約會這種事情看起來應該是要找小岩才對嘛。」


及川的發言讓岩泉開始思考起自己現在的戀情發展──從交往開始約會過了幾次?有約會過嗎?對方曾經開口邀約或者曾經答應要約會過嗎?


等等、及川那傢伙剛剛說對方發郵件給他要求約會?


一連串的問題在腦海內橫衝直撞,但到最後得到的結論讓岩泉什麼話也沒說,很不幸地這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了,更糟的是岩泉並不因此感覺到失落或憤怒。


現在這個女友是因為及川的關係而認識,事實上岩泉的交友圈內有不少異性都是因為及川而認識的,其中有幾個曾經進一步交往過,不過很可惜的是目前的結果都是走上分手一途,就失敗的次數來說算不上多,但剛剛好是那種茶餘飯後會被拿來挖苦的數值。


「小岩喜歡她嗎?」被削好的蘋果裝盤放到了茶几上,沒有花俏的兔子耳朵還帶著一點點蘋果皮的殘屑,及川隨手插起一塊蘋果,塞到了岩泉嘴裡。


「誰知道呢……」只是因為對方開口示好,在旁人的半簇擁下就隨隨便便答應了,說不上喜歡與否,但原來對方是抱著那樣想法的嗎?


岩泉和及川一邊嚼著蘋果相互望著對方,在完全不適合提起這種尷尬話題的颱風天裡,這樣的氣氛讓人抽不開身卻也不是很想繼續面對。


「她想怎樣就怎樣吧。」反正也沒有什麼好損失的,岩泉隨意地結束了及川的話題,再次把注意力放到電視上,這種時候或許挑體育台來看個球賽會比較能轉移注意力。


「小岩還是跟以前一樣都沒有變。」及川漫不經心地看著足球比賽重播:「這樣下去招惹到的都會是麻煩的傢伙,真的好嗎?」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