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0)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


及川在中學一年級的第二學期就交了第一任女朋友,可以說是岩泉周遭的男性同學之間最早開始談戀愛的人了。


在那之前一度被岩泉察覺有曖昧的人次大約有三個左右,但最後真正和及川交往的,竟然是半路殺出來的第四人,或者說比起曖昧不明的三人,第四人表現得十分積極。


鑒於小學五六年級時就可以在教室或走廊上聽聞有女同學暗戀及川這件事,岩泉倒是沒有否認及川的長相很受女孩子歡迎的意思,比起意外及川這麼受女同學歡迎,不如說真正感到意外的瞬間,正是及川把女友介紹給自己的場合上。


雖然一般人都會這樣子做,把自己交往中的對象介紹給交好的朋友。


說不上來的感覺開始爬上心頭──及川看起來很開心、及川的女朋友長得很可愛──眼前的畫面再協調不過了,但對岩泉而言卻總覺得有什麼地方感覺不對,如果要比喻的話,好像岩泉一和及川徹之間忽然出現了一個來路不明的傢伙:有著柔軟烏黑的頭髮、可愛的笑容和圓圓的大眼睛,穿著改短的制服百褶裙的,及川的女朋友。


即使每天社團活動後還是會有自主訓練,但彷彿他們倆中間再也不只有排球,及川盯著手機的時間變多了、去及川家打混的時候,他正忙著安撫女朋友,接著及川聊電話的時間開始變長,;長到岩泉把排球月刊都翻完了、遊戲也被王關給滅掉了,及川也還是在和女友聊著。


從沒想過竟然也會有因為感到無聊而離開及川家的一天。


及川的第一任女友在交往還不滿三個月的時候就分手了,原因不明,半個月後出現了第二任女友,交往了兩個星期被甩。


「這麼喜歡排球的話你幹嘛不跟排球交往啊!」怒吼伴隨著巴掌聲,就連岩泉都要覺得自己是否出現在錯誤的時機點,迅速變成前女友的巴掌印子在及川偏白的肌膚上留下了紅紅的手印,還因此遭到學長們的揶揄。


「自主練習本來就是自行決定的事情,如果真的想交女朋友的話,我自己練習就行了。」看著及川帶著巴掌印還充滿幹勁很努力練習的樣子,說實話多少覺得有點滑稽又有點可憐,即使心裡充滿了長年以來練習的搭檔被搶走的不甘心,但岩泉還是很努力讓自己表現得大方一點:「就跟女朋友約會去吧。」


「小岩你是笨蛋嗎?」球從球往的另一邊發過向岩泉的身側,球速有些快而及川說的話有點過分,岩泉根本來不及接起球。


「啊啊啊?」誰是笨蛋啊那個被前女友甩巴掌的傢伙!


「我們當初是為了進入全國大賽才選擇這間學校的吧?」


「是這樣沒錯……」


「而且、」及川拋高了球,跑步起跳:「目標是我們兩個都要進入先發!」


在暑假結束以前,及川意外地沒有再交任何一名女友,回到了和多名女同學關係曖昧的狀態,午餐時間教室內特別大的一群女學生裡,總是那麼突兀又那麼理所當然地可以看見及川,而其他幾個不定時出現的男同學,多半是沾了及川的光希望可以物色到對象的傢伙。


有時候也會覺得當初只會傻憨憨地跟在自己身後哭鬧追趕的愛哭鬼,竟然就在女孩子的明爭暗鬥之間自然而然地變得這麼擅長社交了,岩泉一邊看著已經不再黏著自己的及川,卻沒注意到自己早就看得出神,而及川忽然越過了圍在自己周遭的眾人,高舉起手來招呼著岩泉:「小岩──要一起來吃午餐嗎?」


「……我要去頂樓吃。」一般人不會想待在那種充滿了各種企圖的人群裡,岩泉當然也不例外,轉身就要離開教室時,及川的聲音卻跟了上來。


「啊!那我也要去!你們慢聊喔。」


看著及川迅速起身並帶著便當跟上自己,走在前方的岩泉竟然不由得感到得意起來:那傢伙原來到現在也還是會黏人的嘛。


恢復單身的及川又回到了岩泉印象中的那套相處模式中,一起上學放學、一起練習,假日裡在對方的家中玩遊戲、看雜誌和球賽,及川也不再抓著手機聊個不停,對岩泉來說那確實是一種「及川又回到身邊來了」的感覺。


這種感覺其實很好。


過去總覺及川是個煩人的傢伙,但是當及川身邊首次出現了像是「女朋友」這類可以甚至地位可以贏過身為青梅竹馬的他時,岩泉才注意到及川的煩並不是隨時隨地或任誰都可以,作為多年的鄰居、彼此雙親都相熟的青梅竹馬,他並沒有發現這件事情。


彷彿發現了及川不一樣的一面而感覺到了距離感,卻又覺得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自己竟然現在才察覺也未免太過遲鈍,一頓飯吃得岩泉五味雜陳。


看似不起眼但實際上對於許多女同學來說都具有特別意義的午餐時光爭,在岩泉一聲也沒吭的前提下,及川選擇將岩泉放在了首位──大多時間和岩泉一起躲在頂樓,偶爾和同學為在一起,即使只是偶爾會需要一個人吃午餐,那一餐也會因此而覺得特別沒意思。


岩泉有時候會因為這種心情而感到有點困擾。


※※※


一年級生比誰都還要早來到球場上,球鞋摩擦著地板的聲音、排球被擊發出去的聲音,十多年來這樣的聲音繚繞著岩泉與及川的記憶、將他們給綁在了一起。


這星期開始將是正式比賽前最後一次訓練,接著是公式戰,公式戰比完後才是睽違已久的暑假,接著可能就沒什麼機會再打排球了。


就要和過去的記憶與那些放不下的情感正式地作告別與了結了,踏進球場的剎那讓岩泉有著五味雜陳的心情。


盟校中已經有人得到了球探的賞識而得到了合約,但是無論是岩泉還是及川,排球對他們來說依然只能是青春的代名詞、努力過的痕跡,並不是帶著遺憾而是有點緬懷的心情,即使努力把握著每一分一秒的細節,也還是會在時間的流逝中迎來盡頭。


评论 ( 8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