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1)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雖然可以的話希望能出本,但不妨抱著單純閱讀的想法,因為黑鳥目前把握不大
※設定漏洞歡迎告知。
本篇內文為經過修改重發的更新版


===


這樣說起來是有點噁心啦……但應該不會有人想否認吧?喜歡一個人有時候是不用理由的。說不定就連喜歡上的瞬間都沒有察覺。

綠間的臉用一種沒有表情、沒有反應的方式僵硬了一下,但他很快就移開了目光。

移開目光向來是綠間不願意再繼續話題的肢體語言,他不想說的原因十之八九和他高得過份的自尊心有關,高尾安靜地看著,將這樣的綠間給看在眼裡,他知道球隊中的前輩們也好、「奇蹟的世代」成員們也罷,大家都知道這樣個性的綠間並趁機挖苦,但高尾並不會在這時後乘勝追擊。

怎麼說呢……雖然看小真生氣也是很有意思的事,但如果真的把小真惹生氣了,就不是自己希望的那種狀況了,兩人之間的關係雖然沒有什麼改變,但有時候沒有改變反而還算是好事,至少今天的星座占卜是這樣說的,雖然高尾還是有點嘴硬地不打算承認這東西。

過去高尾總認為占卜這回事大概都是鬼扯──這是用膝蓋想也知道的事,占卜這種東西沒有任何實質上的依據、更不要說是那種針對不特定對象的人所進行的當日占卜,這世界上的人才不可能只有十二種分類;哪種星座最速配或是誰是誰的天敵之類的,如果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星座占卜一向是高尾在雜誌上最容易忽略的欄位。雖然擁有的不是稱得上什麼運氣好過頭之類的命運,但命運這種東西可千萬不能讓誰說了就算數的。

一直以來總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但當這個傢伙──傳說中「奇蹟的世代」成員出現在球隊裡時,高尾之道有什麼感覺在心裡產生了變化,但他一時說不出來。

只要待過籃球部的人,絕不可能沒聽過的名字和稱號──那個「奇蹟的世代」的射手綠間真太郎。就連稍有關心中學生籃球賽的人都耳孰能詳的臉和名字,以及和他們的號稱一樣彪炳的戰績,而比起津津樂道的那些人,高尾更加更深刻地清楚與明白他們。

全然無力的被擊潰感,以及在比賽結束的長鳴哨聲中,球脫離了綠間的雙手,穿越了半個球場、以高得不可思議的拋物線疾飛在空中,輕盈得幾乎聽不見的進籃聲以及重得像地板要碎裂的撞擊聲先後在連觀眾都為之屏息的球場中穿透了每個人的心,已經夠落魄的情緒在帝光支持者的歡呼聲中彷彿沒有下墜的界限似地更加低落。

那時後高尾就站在綠間的面前,而他全然無力防守也毫無機會將球從綠間的手上奪走。綠間近乎輕蔑的雙眼冷冷地低視著高尾,而那樣的壓迫感讓高尾的身體完全無法動彈。

雖然沒有開口,但已經明白地讓所有人都知道這就是實力和天賦的差距,完全是難以望其項背的程度,如果還要繼續打籃球的話,以後一定還是會遇到這些人,而他們或許會有更驚人的成長、把自己的自信更加徹底更加輕意地粉碎殆盡。

明明應該徹底感到恐懼,心底卻油然產生了一股興奮感,怪異的感覺就連高尾自己都想笑出聲來、身體興奮得顫立了起來甚至有點發抖──以後一定要追上這些傢伙、打倒他們。

但是沒有哪間高中真正地網羅到整個帝光中學的傳奇球隊,一如奇蹟的世代的球風,他們各自選擇了各自的路,而出現在體育館的那個人正是綠間,綠間真太郎。

唔哇!真是令人嫉妒的身高啊、竟然帶著這麼土氣的黑框眼鏡、沒想到有男人的下睫毛可以長到連粗框眼鏡都遮不住啊,一臉臭得要命跟印象中的一樣──諸如此類的想法像泡泡一樣不斷從高尾的腦袋裡冒出來,但真正另高尾無法移開目光的原因,他自己很清楚。

明明第一個想打敗的就是這個人啊……現在這樣的局面,如果不是成為隊友,就是要離開籃球部,但……什麼意思啊這個,心情亂七八糟的很難說得上來,不甘心以及錯愕感讓腦袋都糊成了一團,就連當下的自己是亢奮還是生氣都有點錯亂了,或許兩者都有吧?

因為情緒實在太過凌亂,使高尾壓根注意到自綠間走進體育館之後他就沒有把視線移開過,那雙帶著強大壓迫感的眼睛對上了高尾的視線,仰賴著身高優勢的俯視視線更加充滿了壓力:「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說起來這情況絕對是初見面最差的狀態了,臭著臉說出那種有點不客氣的話,這傢伙真的是剛入學的一年級生嗎?話說回來,雖然入學時就有聽說,但沒想到和自己同校的「奇蹟的世代」,竟然是這傢伙,矛盾而激烈情緒的在高尾的內心詭異地激盪著,他張開了嘴但好一陣子都無法好好說話。

「『奇蹟的世代』出現在籃球部裡,是誰都會想多看兩眼的吧?」一邊說話的時候雖然臉上是笑著的,但臉部肌肉卻感到十分僵硬。高尾可以感覺到手指正在冰冷發麻,絕對是緊張得要命的,但也不會因為這個樣子就忘記怎麼說話,至少,不可以在一開始就氣勢輸人。

看起來似乎不記得自己了,不過對於一個常勝者來說,被自己擊潰的手下敗將就竟有多少價值可以被記起呢?對於眼前這個擁有「奇蹟的世代」號稱的人來說,自己是否夠格被記起來呢? 

說不清楚是處於緊張的顛峰還是興奮至極的邊緣,高尾知道自己的臉笑得很僵硬,但還是打算用輕鬆的方式帶過,反正這是個好時機,化危機為轉機也是優秀的球員必備的條件。

不畏於綠間製造出的高壓氣氛,高尾強迫自己從一年級生中走了出來,十分大膽地向綠間伸出手:「做夢都沒想到啊,會和『奇蹟的世代』成為隊友,我是高尾,和你都是一年級生,以後還請多指教了,綠間同學。」

這樣的邂逅,無論是冤家路窄還是競爭對手的牽絆,總之這就是命運了吧?對於現在的狀態來說,絕對是該死的命運。

高尾的手就這樣懸在空中許久,空氣彷彿從手伸出來的時候就開始迅速降溫凝結。一如在那樣充滿絕對性必勝的投籃動作之前,就算綠間只是很普通地站在那,所能帶來的壓力也絕非可以輕鬆帶過的程度,對於在帝光時就是個被傳聞著很不好親近的綠間本人,如今高尾確信這種聽起來捕風捉影的流言大概不是假的。


===

這裡是膝蓋莫名中箭黑鳥。
因為膝蓋中箭了所以又想寫寫看那種DOKIDOKI的校園故事,
不過可不可以不要人物都這麼血氣方剛啊動不動就打架之類的(汗)

因為180Q的關係,更改了設定也把劇情修改過了,
想要細膩的描述這兩個甲殼類人,希望自己的詞彙還夠用XD||||
惡劣的行徑之外,也有溫柔細膩的一面的兩人大概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了吧(思)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