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7)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設定漏洞、錯字歡迎告知。


===



對於綠間來說,高尾是個奇怪的傢伙,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散發著一種令喜好安定的巨蟹座會感到擔憂的危險特質,而這種人一般來說綠間會選擇避開、盡可能不要和他交談。會惹麻煩的角色是無論如何都很麻煩,招惹麻煩則不是綠間喜歡選擇的風格。

而自己座位前方完全寫著「活生生的麻煩」的人,卻特別跑來告訴自己「對你很有興趣」,已經完全無法明白那種用意了。

比起表示好感,這種高調的作風反而更加貼近找碴,雖然一入學就遭到同學欺負的事情很多,但對總是小心謹慎且努力補正自己運勢的綠間來說,運勢第一名的今天無論如何都不應該發生這種壞事才對。

依照星座的相性度來說,同為水象星座的天蠍與巨蟹座也並非是全然不對盤的關係。接下了高尾傳來的班級通訊錄,上面有點雞婆卻剛剛好地把生日與血型都給列出來了,好機會,趁這時候趕快看看高尾到底是什麼血型。

「在找我的連絡資料嗎?」再次傳來了緊急事故連絡人的名單,高尾剛好看見了這個畫面:「不會吧,沒想到你這麼積極。」

「才、才不是積極之類的事情。」對個人根本不能掉以輕心,被看到的樣子很糗,讓綠間感到有點小生氣。

「搭訕一個人千萬不能馬上太過靠近,否則會引起反感的喔。」

……這種話真想原封不動地丟還給那傢伙!

高尾微笑看著綠間臉上看似僵硬但變化得細微的表情,某個程度上來說,讓綠間感到窘迫的確是讓他心情大好,純粹屬於未成熟心智的惡趣味,但有點意外的是,得到的樂趣並不只有「讓曾經令自己難堪的人得到一點教訓」的惡劣喜樂感,這樣說的確一開始就不屬於這個範疇。

忽然覺得這個人好有意思。

看起來脾氣很硬表情很臭,但硬是去碰撞時卻讓人感覺不到任何可能發生肢體衝突危險,應該說就像隻紙老虎一樣……
「噗哧……」高尾忍不住被自己的結論給逗到。

但事實的確證明了高尾的想法沒有什麼錯。綠間並沒有去和班代協調分組的事情,也並未拒絕高尾在打掃時間時自行靠近,雖然冷漠但並不阻止這些事情就這樣完全略過他的意志而發生。

「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兀自低頭以竹掃帚反覆掃起過地上的落葉,綠間就連說話的聲音都靜靜地,有點低沉還有微啞,並不是變聲還沒有完全,而是那種有點夢幻、渾然天成微啞的嗓音,有點性感的感覺。

「一直跟著你?才沒有這種事。」高尾不輕不重地帶過了綠間的問題。

「上課不斷轉過頭來、下課還跑到我面前,就連分組也都硬要跟我同一組,哪一個部份我誤會了嗎?」綠間停下了打掃,抬起頭的同時也將眼鏡往上推正。

「綠間同學,你的手受傷了嗎?」剛好經過的同學果不其然地問了這樣的問題。

「不是。」很明白對方的問題是在於纏滿繃帶的左手指,但綠間只有簡短答覆。

「啊……那個啊,綠間同學是左撇子的關係,所以對左手很重視。」雖然知道這樣有點雞婆,但高尾還是忍不住代為回答了,不過同學之間露出了更加困惑的樣子。

「因為他中學就是籃球校隊的關係,所以對自己的手很小心啦。」這些事情如果不是對籃球有興趣的話,大概也不可能有機會知道,因此同學離開時依然一臉不太明白的模樣。

「綠間君是球隊中的長射手,手指因為任何意外受傷而無法影響控球的話,關鍵時刻的三分球就可能因此落空喔。」只好認真來解釋一下了,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綠間要這麼安靜,不過這種小事情其實說開了比較不容易造成誤會嘛:「所以才會纏著繃帶避免不必要的意外傷害,對吧?綠間同學?」

「……是這樣子的沒錯。」綠間看起來勉為其難回答一下的樣子。

「高尾同學和綠間同學很熟嗎?中學是同校?」

「啊……這個嘛……」被問到了好問題,高尾有點尷尬地抓了抓自己的臉:「雖然沒有同校過,不過對打籃球的人來說,綠間同學是個名人。」

雖然是個名人,但卻完全沒有身為名人的自覺,又或者那份自覺僅僅只在球場上才生效,光是同學好奇的圍在一邊就露出手足無措表情的綠間,真是天然到有點可愛的程度。

「高尾?」

「嗯,高尾沒錯。」噢噢把自己的名字記下來了呢,比預期的還要快很多。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麼多?繃帶的事情。」綠間的表情總是很認真,就連這種問題也一樣用很認真的表情在問著,高壓但老實的氣息有一種微妙的衝突感,但很有趣,這個人啊……真的超天然的。

「用你的想法來說的話,我知道非常多喔。打籃球的契機啦、印象深刻的比賽啦,或者是特別感興趣的球員之類的。」無論是地方報導還是中學生的雜誌刊物都會特別去採訪這類在某個領域內大活躍的學生,而戰無不勝的奇蹟的世代的曝光度則遠高於許多擁有個人成就的學生們,更不要說全國大賽獲勝後的大型媒體的報導篇幅了,連續三年都是同樣的面孔,就算不太看籃球的人大概也都會有那麼一點點印象吧。

「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

「很多地方都會寫囉,雜誌啦報紙啦週末特刊啦,『奇蹟的世代』本來就很有名不是嗎?甚至還有風聲說許多以籃球見長的高校打算以交換條件的方式吸引你們入學呢。」

「那種事情根本就不存在。」

「這樣啊。」原來是流言,不過說起來,秀德似乎也沒有體保生之類的入學方法呢,大概對於這間學校來說,升學率怎麼樣都比社團活動重要,或許籃球部的興盛只是一時的無心插柳吧。

「那麼,綠間同學也是和我們一樣通過入學考試進入秀德的嗎?」夏天的落葉量不多,所以外掃區的打掃十分悠閒,高尾乾脆彎下腰來以雙手為墊,將腦袋支在掃把頂端。

「當然。」

「第幾名呢?」一般印象中,籃球打得很好的人好像成績都被拿去彌補在體育能力上了。

「你想說的就是這個吧?」一瞬間綠間冷笑著推眼鏡的氣勢,讓高尾想起昨天大家第一次和綠間這個人以隊友身分見面的畫面……

「就算帝光的球隊練習量十分龐大,但讀書這種事只要抓握要絕就可以事半功倍,當然是以第一名的成績入學的。」
啊……個性差透了,這個傢伙,壞心眼的部分竟然跟自己有那麼點契合呢。


===


算是夾帶公告:

※今天這篇之後,直到十月底或雪燐本內容寫完之前都會暫停更新綠高。
 不過因為綠高本也是預定十二月首發,所以請不要擔心斷尾,我超想寫的XDDD

※綠高本已經由原定的五萬字上修到十萬~十二萬字。
 因為現在的時間使用比較不自由了,所以我會盡可能加油寫,
 但如果還是無法在時間體力和進度之間取得平衡,那麼就會延到明年三月。
 是的,我會開預購,是否有特典還在考慮。

※綠高本的封面繪者是 《脫機工作》的敬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