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16)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設定漏洞、錯字歡迎告知。


===



「噗哧!」看久了還是會覺得滑稽,而且完全不明白這樣的高度究竟想要表示什麼。

「……有什麼好奇怪的嗎?」知道身後的人是高尾,總有一種上課也擺脫不了放學也逃不掉的無奈,綠間滿是不耐煩地轉過身來看著笑點很神秘的高尾,至少看他練習而笑出來的人,高尾還是的一個。

「沒有……不管看多少次都覺得好厲害,你的投籃……太高了!」高得無法理解啊、就算是為了怕別人搶籃板球也不用做到這種程度,炫耀的意味比較多吧?

「煩死了,不要再來打擾我。」一直笑一直笑又不知道在笑什麼,真的煩死了!

「抱歉抱歉,我並沒有否定你的意思啦。」高尾擺出有點抱歉的姿勢,但聲音仍不斷抖動輕笑著,一點也沒讓綠間覺得他是真的明白自己很失禮。

「哼,比起那個,你到底想幹什麼啊?最近只要我一留下來你也一定會在,練習的時後也不斷試圖和我競爭,對我有什麼特別的敵意嗎?」

竟然被發現了!不過才不會承認呢!高尾的腦袋閃過了有點調皮的戲弄心情,稍微收斂起自己笑得有點過頭的表情:「還好吧?話說回來,你還是沒想起我嗎?」

綠間是真的沒想起來的樣子,冷漠的臉上寫著「要說什麼就快點說完」的不耐煩表情。

「我在中學的時候跟你比過一次,雖然輸掉了。」看起來是真的沒想起來,雖然有點受傷,不過高尾決定自己把故事說完:「太不甘心了所以我在引退之後還一直繼續練習,結果等到上了高中後覺得超諷刺呢--發誓要打敗的人竟然以隊友的身份站在我身前。不過事到如今對你抱有敵意也沒意義啦。比起那個還不如說我想讓你承認我的實力,看起來好像在和你競爭一樣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總之就是很幼稚地想要讓自己在意的人看見自己,那樣的想法。

綠間卻好像哪裡沒聽懂一樣地皺著眉頭:「……為何之前不說?」

「啊?……噗!」為何不說?這個人果然有點天然耶,明明是很尖銳的問題竟然毫不尷尬地直接問出來。

「為什麼要笑?」因為高尾又笑了起來而讓綠間感到慌張,帶著有點生氣的樣子完全表現在臉上,明明看起來十分冷漠沒有人情的樣子,不過似乎只要一受到騷擾就會馬上把心裡的想法給寫在臉上的樣子,果然還是滿可愛的。

「我才想問你為什麼,要我說出『我被你打慘了之後練習得超努力,快承認我!』這種話嗎?超遜的好嗎?不過就算這樣說,你大概也不會有承認我的打算,比起你的承認,不如說現在還別承認我喔!」高尾將雙手插在腰上,像要宣告什麼一樣、有點幼稚又有點淘氣,雖然有點輕挑,不過的確是有所覺悟的樣子:「我已經決定了要比你練習更多,現在只是在做自己決定的事罷了。不久後我就會練出連你也會大吃一驚的傳球,所以要把我給牢牢記著喔,小真!」

語末高尾竟然拋了個媚眼,綠間驚慌地後退了幾步。

「那叫法聽起來太親近了、別這樣叫。」

「啊啦?覺得很害羞嗎?小~真?」高尾故意拖長了聲音地喊著綠間的名字。

「就、就說了那樣很奇怪的嘛!」隨著高尾的接近,綠間也不斷往後退。

「那麼你也可以叫我和成喔。」噢,高尾在這時才驚喜地發現,如果真的被這樣教的話,果真是有點害羞的感覺呢,但如果是「小真」的話就沒關係囉。

「我才不要!說到底你要練習的話就練習你自己的去!不要煩我!」

「就說了控衛是不可能自己一個人練習的啊,難不成要我拿球對著牆投嗎?」兵乓球或網球當然做得到,不過籃球的話感覺滿痛的耶,重點是現在小真的反應好有意思。

「那是你的問題。」綠間撇下最後一句話後開始自己練起投籃來,但獨自練習最大的壞處就是──球一下就用完了,而且四處散落在遠處。

高尾等著綠間把球都件回球籃後,再度開始投藍,接著又開始四處撿球,直到這個循環來到第四輪。

「你到底要幹什麼?為什麼還在這裡?」

「只是有個問題想要問你。」高尾笑得人處無害,但卻讓綠間覺得有點不對勁。

「小真,你覺得灌籃和外線投籃,哪一個比較好呢?」

「當然是三分球,如果可以拿到三分的話,為什麼只滿足於兩分呢?就效率和效益上絕對是三分球比較好。」這個問題似乎黑子也問過……不,似乎還有其他人問過。

「當然囉,所以很講效率和效益的小真,要不要和我一起練習呢?」

「不要!話說回來你早就知道我的答案了吧?」綠間拒絕得斬釘截鐵且試圖還擊。

「當然囉,該知道的事我可一個都沒漏喔。」由其是曾經打敗自己的人,說要不放在心上很難、無法忽視那種令人羨慕到感到嫉妒的優秀更難,高尾的笑容終於從友善的樣子露出了一點點神秘感:「小~真。」

綠間決定不要再理睬高尾,轉過身去繼續投藍,身後一軍和二軍的對練還在持續著,在一定程度的專注後,終於不用再聽到高尾的聲音、手感順暢且持續累積著進球數,直到綠間終於發現不對勁。

身邊球籃禮的球並沒有空,不過也快要用完了,或許是多心了吧,於是綠間再度投藍並計算的球數,但果然還是不太對勁。

「啊,被發現了嗎?」高尾一手夾著兩顆籃球、另一手正把球往籃內放,雖然事機敗露了但一點也不慌張的樣子:「這樣子練習的效率有比獨自一人撿球和投籃還要高一點吧?小真?」

「你到底要做什麼?」綠間忍不住捧著籃球敲了高尾的額頭。

「痛──唔,一開始聽我說不就好了嗎?」高尾撿起地上的雙髻鯊布偶放在自己頭上並往後躲開,避免綠間再拿球打他,雖然綠間還是很不高興的樣子,但綁架了巨蟹座幸運物這個行為完全抓到了綠間的把柄。

「跟我一起練習吧,小真。」高尾說:「我想把球傳給你。」



===

為什麼最後一句有一點怦然心動wwwwwwwwww
我哪裡不對勁了嗎wwwwwwww

是說,剛剛太緊張忘記寫了。
一開始以為很快會寫到的,不過沒想到三萬字後才終於把這個官方場面寫出來呢。
我些微地修改了一些說法,讓對話不要那麼銳利,
希望別偏離太多我家附近沒漫畫店可租漫畫QQ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