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38)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設定漏洞、錯字歡迎告知。


===



像是開玩笑一樣、又半認真地,類似的話高尾開始說個不停。

「最喜歡小真了!」

「王牌大人超帥的、請和我交往!」

「不可以──小真已經有我了不可以花心喔。」

半真半假卻無從證實的話讓綠間苦於應付,乾脆裝做不知道的結果是反先被同學拿來當揶揄的話題──「高尾那麼喜歡你,他暗戀得好苦呢」之類的。

聽了並不會心煩,但也有點猶豫,綠間在這之前從來沒有考慮過關於戀愛的事情,也未曾思考過第一個對自己大膽示愛的人會是籃球隊的同年同學、也是同班同學,以這種親近程度來說,就算說是搭檔也不為過了。

到底為什麼可以輕易說出這種話呢?

高尾的球越過了二軍連續三人的肩膀,毫無障礙地傳到了綠間的手上,十分順利地起跳射籃,事到如今兩個人的默契已經合拍到就算是高尾把球丟向綠間即將就位的位置也不會有失誤的程度,更不要說高尾幾乎不需要真的用眼睛卻認綠間的所在就可以將球傳給綠間。

有點不可思議的感覺,兩三個月前看似距離培養出默契還要好長一段日子的兩人,現在無論是進攻還是防手的配合都看起來理所當然、沒有成功的話反而活該挨罰了。

早自習和下課後會義務性地教導高尾沒有聽懂的課業、分組作業總是自然而然地一同進行、放學一起回家也自然而然地會等待對方收拾好書包後才動身,偶爾假日出外購物也會相約一起行動,雖然沒有必要,但是養成的習慣也並不覺得有什麼需要特意改變的,對綠間來說,和高尾相處也並沒有自己原先以為的不快,至少沒有人會討厭什麼事情都順著自己的人。

但就算再怎麼任性也好,綠間也不可能沒有發現高尾乖順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雖然嘴裡抱怨著,但高尾幾乎可以說沒有反對過綠間任何要求,幸運物也是、奇怪的板車搭載去比賽也是,即使可能性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但綠間都要懷疑高尾是不是故意猜拳猜輸。

「運勢第一名的日子果然投籃也加倍帥氣吶,如果天蠍座第一名時我也可以這麼順利就好好了。」高尾抓著毛巾胡亂地擦起臉上和身上的汗水,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不過高尾的確是常態性地在收看收看晨間占卜。

天蠍座的人只對在意的人好、一但喜歡上就會義無反顧地追──忽然想到了這件事的綠間沒來由地心臟劇烈地跳動了一下。

在意……嗎?

綠間忍不住用毛巾遮住了自己的腦袋。

「小真?身體不舒服嗎?」

「多嘴……」臉頰莫名其妙在發燙的感覺……

「啊──!我知道了,終於受不了我的讚美而感到害羞了嗎?小真──」

「吵死了,我就說了不是!」綠間一把扯下毛巾,惡狠狠地瞪著高尾,但對方的反應有點出乎意料?

「高尾?」為什麼臉紅啊這傢伙,果真是不可能明白天蠍座的思維嗎?

「幹、幹什麼啦!」唔哇臉紅的小真!超可愛的!

「明明是你先開始的吧?」

「啊?開始?」高尾被唬得一愣一愣,一時之間根本沒辦法搞清楚綠間在說什麼。

結束社團練習後,綠間和高尾有一搭沒一搭地一對一打著球。

腦袋裡還卡著剛才忽然一陣混亂尷尬的餘韻,雙方雖然緊盯著對方的動作不放,卻始終不太敢有任何視線接觸。

「吶,小真。」高尾閃過綠間,輕輕一跳但上籃失敗了:「你知道夏天我們要出去加強訓練嗎?」

「好像有聽說過的樣子。」綠間撈來了高尾的球,難得地他沒有在三分線外投籃。

「學長說要自己先找好室友。」高尾轉過身打算閃過綠間,但綠間的雙手伸向了高尾身體側邊打算攔劫,太過靠近的肢體動作仍然讓高尾一陣呼吸大亂──如果是平常的話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不過現在就是覺得這樣的姿勢超像小真要抱住自己的感覺。

腦袋裡果然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了,這樣下去判斷會受影響的。

高尾盡可能地甩開了綠間的桎梏、但綠間也幾乎將高尾的攻勢破壞殆盡,必須重新進攻一次。

「去年沒有先找好室友的人,別說是訓練了,就連睡覺都因為適應問題不得安寧。」啊,這樣說起來的話高尾才忽然意識到提起這樣話題的自己根本居心不良。

「那樣的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當高尾跑到籃下時,綠間已經拉高了身體檔在籃下,和壓低了身體以求重心平穩的高尾相比完全是巨大對比。

「真是的……每次到了這樣的場面就會讓我特別沒幹勁。」身高差太大了,高尾乾脆趁綠間拉高了重心的時候迅速折回三分線附近打算射籃。

「並不是什麼莫名其妙的自信心,搞清楚,高尾。」綠間也迅速地跟上高尾,在高尾投籃的同時帥氣十足地穩穩接下了高尾的球:「當然是跟你一起睡了,除此之外還會有其他人嗎?」

……噗!

太錯愕且衝擊性太大了,無論是被信任的喜悅感還是綠間根本就把前後兩句話的意圖搞錯了都好,總之高尾幾乎要忍不住自己大笑的慾望。

「小真……哈哈哈哈哈哈、這太過分了哈哈哈、噗哈哈哈哈……」那樣的發言實在太過裡所當然到讓高尾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錯愕好,但這樣兇悍強硬的直球就算是好球也一樣讓人有點困擾。

但這種事情又沒辦法當成聊天的話題和任何人談及,猛一想到這個高尾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假裝大笑來掩飾尷尬。

「這是不願意的意思嗎?」雖然說很多時後綠間都不太在乎別人的想法,但在這種時候竟然有點敏銳,綠間輕輕皺起眉頭,而高尾終於是笑夠了。

「怎麼可能呢?」因為笑得太厲害而讓眼角還帶上濕氣的高尾還是一副強忍著笑意的樣子,雖然綠間壓根不明白高尾為什麼大笑:「小真願意的話,隨時都可以當小真的抱枕喔。」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