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黑鳥的新博客XDDD/
文章檢索請善用「歸檔」選項,所有的小說都以標題和CP進行分類

© 黑羽鷲
Powered by LOFTER

【綠高】夢裡的蝴蝶 (20)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


「請問是綠間先生嗎?這裡是維修站。」電話那頭傳來的是氣息透明的維修站人偶的聲音:「關於高尾先生的維修,維修部將會把高尾先生帶回總公司的維修部處理,維修進度將會依照維修清單的列隊來進行,一般來說需要七到十四個工作天,但若能力所及,我們將會盡可能完成維修作業。」

許多電器用品在使用保固服務送原廠處理時,往往都是這個樣子,接到這樣的電話綠間並不太意外,真正擔心的也並不是這個。

「需要更換內部零件嗎?」

「是的。」維修站人偶的回應讓綠間不由得皺眉。

「更換了之後會有備份資料相容性不合的問題嗎?」

「那個……」維修站的人偶遲疑了一下:「雖然並不是沒有,但是機會很低,如果有疑問的話也可以透過撥打客服電話和線上客服系統尋求技術上的支援。」

這樣的回答也已經是陳腔濫調了,繼續追問下去也只能得到道歉和一再重複的說明而已,綠間掛上了電話不再追問。

屋裡高尾的衣服還有卡牌遊戲都在,清洗乾淨後綠間將高尾的衣服好好地放在衣櫃裡,床邊的位置因為高尾不在而空下來了,不知道高尾去哪的小綠在當晚佔據了高尾的位置、蜷縮在高尾的枕頭上睡覺。

回到了預期中應該是這樣子的生活,因為綠間一人無法照顧小綠,大坪學長將小綠帶去了自己家,屋子裡再也沒有生氣,每天返回打開門時,屋內是一片的黑暗和安靜,回到了要買外食回家的生活,在學校的實驗室裡待久了也不會想到家裡還有高尾。

十四個工作天將會是一個月的等待,然後才三天過去就開始感覺到等待的焦慮感,比起像是「高尾外出了,下個月才會回來」更像是「就連自己也不知道高尾跑去哪裡、將會去哪裡」。

供應商的網站雖然可以提供維修進度查詢,但永遠的「維修中」並不能表示任何意思,即使這樣綠間也還是每天查詢著進度。

屋子裡依然是空的,少了高尾追著貓的腳步聲,回到家裡也暫時不會直撲向自己,生活裡被強制挪出了一段時間來打理家務,曬著一人份的衣物時,卻總忍不住又忘洗衣機內探頭。

若不是電腦上還保有資料,或許真會覺得是做了一場白日夢吧。

除了定期到大坪學長家裡看看小綠外,綠間也同時支付著小綠的飼料費用,並告知了花店關於高尾送原廠維修的事,花店裡的貓意外不那麼討厭了,蹭著腳的模樣就和小綠與小玉一樣,柔軟的皮毛和身體會隨著雙腳的移動而調整,勾在腿上的尾巴有些搔癢感。

每天早上晨跑時,時常打招呼的社區居民也都好奇著忽然消失的高尾、就連平時購物也都會被問及,綠間想起了高尾在大幅成長後也有那麼一段時間是這個樣子,被商家和附近鄰居視為「那具人偶的所有者」,如今這樣被頻繁問及,也還是證明了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高尾忽然不在這裡了。

「不過維修時間也真久啊……」宮地學長一邊迅速地整理著筆記,依然用著綠間不明白究竟為何可以配額出來的專注力說著:「一開始不是說一天就夠了嗎?」

「之後打電話來說需要帶回原廠的關係。」

「不會吧?」雖然宮地學長一臉冷靜,但卻仍然是一臉冷靜的皺眉瞪眼的樣子,但很快又恢復冷靜的模樣,說有多神奇就有多神奇:「凶多吉少了吶。」

「關於這點大概現在也沒有人可以確切告訴我了呢。」綠間一樣在整理著筆記,但速度還是沒有學長的快。

「可能回來後那些檔案就會無法讀取囉。」

「網路上有找到轉檔用的程式可以試試看。」

宮地學長因為綠間的發言而停下了手上的忙碌,驚訝地看著綠間:「你是認真的嗎?綠間。」

「嗯,或許過程會很困難吧。」

「沒弄好的話那些不成功的檔案會讓你親手毀掉對高尾的記憶,這些你也知道吧?」

「嗯,我看過影片了的喔。」網路上以轉檔失敗為標題,與其說是人偶,更像是各種功能都支離破碎的故障機器人,不斷重複著令所有者懷念的片段字句,卻連一句話都再也說不好。

『因為太痛苦了,所以把所有的檔案都刪除後,把她連同包裝盒一同放在房間的角落,但永遠也不會再啟動了』──其中一位分享的使用者在影片說明上留下的這樣的字句。

綠間不是沒想過這種可能,但在這種時候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回來的還是完好的人偶,任誰也都會願意去相信那個百分之一,即使做好所有心理準備,綠間知道自己也不會例外。

「你啊……」宮地學長想說些什麼,但他最後並沒有說出來:「算了。」

沒有繼續說什麼的宮地學長讓綠間鬆了一口氣,安靜地做完筆記後,綠間再次帶著外食回到滿是黑暗的屋子。

手機在開門的同時響起,手裡分別是書包、筆記和晚餐讓綠間一陣手忙腳亂。

『喂喂?是綠間嗎?』

「是……」這種不太禮貌的應答方式有點熟悉的啊……

『這裡是維修站,剛剛總公司已經通知我高尾修理好了,明天下午有時間嗎?大概傍晚的時候?』

「……嗯,有的。」綠間像忽然從昏睡的夢中驚醒似地睜大了眼睛,明天下午的課可以準時下課真是太好了。

『那麼明天傍晚左右總公司的維修部會把高尾送去你那裡,再請注意一下電話了。』

「……謝謝。」就連最後一個字都還沒說完,電話就先被掛上了。

接下來的每一分鐘都令人焦躁,綠間做了幾乎只有在中學或高中時代賽前才會做的事情──在晚餐與洗澡後什麼也不做的就直接躺上床睡覺,經歷了翻來覆去因為興奮和緊張而影像入睡的速度後,翌日在學校每一堂課都不斷在祈求著時間快點來到傍晚,手機響起的同時就連心臟也劇烈跳動了起來,綠間好像忘記了怎麼步行,不斷加快腳步到最後幾乎是奔跑著回到家門口──

供應商維修部門的人員身旁,是坐在輪椅上的高尾。

「喲,小真。」看見綠間的高尾主動打了招呼:「好久不見,還有初次見面。」


===


我覺得到這裡才是大家認定這篇綠高好壞的開始(有點緊張)



评论
热度 ( 4 )